小故事,小故事网,小故事大道理,小故事大全就在这里!

小故事_童话故事_睡前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古庙惊魂

时间:2020-01-14 21:25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同治初年,四川广元府有一个小吏名叫陈浩,奉上司之命去京城送公文。这公文都有送达期限,不能在路上耽搁,所以他每天必须要跑三百里以上,这样才能在规定的时间内赶到。 此时

同治初年,四川广元府有一个小吏名叫陈浩,奉上司之命去京城送公文。这公文都有送达期限,不能在路上耽搁,所以他每天必须要跑三百里以上,这样才能在规定的时间内赶到。
   
此时正值寒冬腊月,昼短夜长,陈浩骑马奔波,一路寒风刺骨,三餐无饱,居无定所。
   
这一日,陈浩从早晨天不亮就开始赶路,一直到日暮时分才跑了三百余里,中午只吃了一点干粮。此时已是人困马乏饥寒交加,心中很想找个地方休息,可是放眼看去,这地方是一片荒野,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眼看天色渐渐暗了下去,他不由心中有些焦急。好在又走了不到一里,忽然看见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古宅,走近一看发现是一个庙宇,陈浩决定,先在庙宇内暂住一晚。
   
这寺庙的围墙残破不堪,两扇大门红漆剥落,庙门虚掩,里面似乎并无灯火。进入庙门,院内全是枯叶败草,积有半尺之厚,连原来的路径也淹没在杂草之中了。只见院前是一个佛殿,佛像上灰尘满布蛛网密结,像前佛柜残破,香火断绝,看来已被遗弃多时了。佛殿左边还有两厢偏房,想必是以前僧人们居住的地方,也已经残缺不堪了。
   
陈浩也不敢细看。又转到佛殿后面,发现这是一个小院,种着几棵银杏树,都是枝干粗壮。于是他将马牵过来拴在树上,自己仍回到佛殿准备找个地方睡觉。找来找去忽然发现佛座下有一个洞,大小刚好能容一个人半躺,洞口还围着木板,估计是以前僧人们放东西用的。
   
陈浩见这个地方大小合适而且还可以挡风御寒,于是便将随身所带佩刀放在佛龛里,又取来毯子铺在洞中,自己带上干粮钻了进去,坐在洞中靠在壁上吃干粮。刚吃了几口,忽听庙外传来马蹄声,由远及近瞬间已到了庙门口。陈浩吃了一惊,这么晚了还有什么人到这来?
   
此时新月初起光线朦胧,顺着缝隙隐约看见一个老头儿骑着马立在庙门口。这老头儿年约五旬,但依旧健硕,颌下的胡子长可及胸,气宇轩昂与众不同。马后还徒步跟着一个虎背熊腰的少年,大概只有二十岁左右。只见老者跳下马来,将马鞭交给少年。等少年将马拴在庙前树上,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庙里,径直来到大殿之上。
   
陈浩不知这二人是正是邪,不敢贸然出来,于是便屏息静气地躲在洞中。只见少年拿出一个坐垫放在地上请老者坐下,自己垂着双手恭恭敬敬地立在一旁,满脸惶恐。
   
忽听老者缓缓说道:我自幼浪迹江湖,虽靠猎劫为生,但是一向取之有道,从来都不敢狂悖妄杀肆意淫虐,三十年来之所以幸逃法网从未失手,想必就是因为这个缘故。没想到你刚入我门下就乱了我的规矩。前天晚上若不是我一个人留下断后,你们二十多个人能有一个活下来的吗?
   
少年听罢,赶紧躬身作答道:多亏师父大发神威,我们才得幸免。
   
老者又道:后来听说他家有一守寡妇人,你居然夜入其室奸污了她,还杀了她的幼子。似这般恶毒残忍的手段,实在是令人发指。倘若皇天有知,定然不会饶过你。再者,若你被捕,死罪难逃,定然会连累我们所有人。
   
少年一听面色大变,仓皇跪在地下对老者磕头,口中只道:弟子罪该万死,请师父恕罪,我愿接受重责!
   
老者双眼微闭不为所动,冷冷一笑道:到了这个地步,你难道还想活命吗?圣人之道,不外一个恕字。你家也有妇孺,要是遭受如此凌辱,你能甘心吗?你还是自我了断吧,以慰孤儿寡母的在天之灵!说毕便解下身上的佩刀让少年拿去。
   
少年耳听此言,知道再无活路,按过老者的佩刀,对着老者拜了三拜,自刭而死。
   
老者只是坐在一旁冷眼相看,不发一言,此刻见少年伏尸于地,这才缓缓站起,看着少年的尸体长叹一声,把刀擦干净,还入刀鞘,徐徐走出门外上马离去。
   
陈浩躲在洞内大气也不敢出。此刻耳听门外蹄声渐远,这才长出一口气。眼看着地下的尸体,身上不禁感到一阵寒意,可是转念一想,老者所言又颇有点盗亦有道的意思,又不由点头赞叹。眼看外面行将三更,陈浩也不敢再留在这里,准备趁着月光赶路。正待取下木板,忽听从右边偏房之中传来一阵凄厉的叫声,如同老枭夜啼一般。陈浩在这寂静的夜里忽听到如此人的声音,不由大惊失色,身上也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当即停下动作,不敢发出一点动静。
   
过了片刻,只听偏房之中传来的一声,像是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接着一个怪物从那半扇破门中走了出来。只见此物约有一丈多长,全身遍体白毛,炬眼血口,手爪锋利,走至院中举头望月,眼中精光闪烁有如电掣一般。www.5aigushi.com
   
陈浩只吓得脸色煞白额冒冷汗,全身抖如筛糠,牙关紧咬,唯恐发出一点响动。怪物双爪合十,对月亮拜了数拜,然后回身走到殿上,看着地下少年的尸体,用脚踢了两下,忽然拍爪狂啸起来,其声犹如撕帛裂布一般,接着便俯身将尸身抱起,将首级一把撕扯下来扔在地上,把嘴凑在脖腔上大口吮吸起来。等到腔中血液吸尽,怪物又将尸身衣服除下,张开血盆大口就咬骨嚼肉起来,就像猫吃老鼠一般,不到两个时辰就连皮带肉吃了个干净,只剩遍地白骨狼藉满地。
   
吃完之后,怪物意犹未尽,又将头颅从地上捡起来,拿在手中看了又看,忽然左盘右旋,乐不可支,居然跳起舞来。跳了许久,忽听外面隐隐约约传来鸡鸣的声音,怪物方才张皇四顾,将头颅扔在一旁,又来到院中将双爪合起对月狂拜,拜毕才徐徐回到右边的厢房中,进入棺中将棺盖合上。
   
陈浩此时在洞中毛发森竖,身上的冷汗已将数层衣服湿透。眼见怪物回到偏房棺中,当下轻轻将木板取下悄悄爬出洞外,蹑手蹑脚来到后院,解下缰绳纵身上马,直接从佛殿向门外冲去。


看鬼故事,讲鬼故事,读鬼故事,请访问小故事网。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荒凉鬼村

    第一章 我的家原本是在一个闭塞的小农村里边,说出来大家可能...

  • 鬼眼的秘密

    ( 一 ) 打伞的男人 从学校到家里,韩莉莉坐了八个小时的火车外...

  • 荒坟凶尸

    明国年间的偏远山村有一个名叫胡国华的人,父母病逝。为了生...

  • 门后的鬼手

    这个酒店不管是从外观装修还是布置摆设看起来都很是陈旧破落...

  • 水鬼报仇

    李生从结婚后,老婆刘丽就知道他怕水,不但不敢到游泳馆里面...

  • 民间神话:稚童偷桃

    从前,有一个书生,年轻的时候去参加郡县的考试。当时正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