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小故事网,小故事大道理,小故事大全就在这里!

小故事_童话故事_睡前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大全 >

谁锁的门

时间:2020-03-25 21:22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听卧病在床的爷爷讲很久以前的故事,我觉得最恐怖的就要属三十年前爷爷碰见到的鬼锁门,至今我还记忆犹新。 话说那一年父亲和姑姑才几岁,家里当时也不是多么的富有,整得钱勉

   听卧病在床的爷爷讲很久以前的故事,我觉得最恐怖的就要属三十年前爷爷碰见到的鬼锁门,至今我还记忆犹新。

  话说那一年父亲和姑姑才几岁,家里当时也不是多么的富有,整得钱勉强能够混个饥饱,奶奶在家里忙着劳务,爷爷则在外面做着贩盐的小生意。

  有一次爷爷赶了一个很远的庙会,那一天庙会的人是有史以来最多的一次,爷爷当天很早就把二扁担的盐都卖的差不多了了,所以很早就收了摊子朝着家里赶去。

  走到一处山窝的时候天空突然下起了,由于筐子里还有一些盐根,爷爷怕盐淋浴后划掉不能用了便加快了脚步朝着前面跑去。

  赶了一会的路,天空的也不但没有小,反正余下愈烈,爷爷忽然发现了路边的树林子里有一间茅草屋,当时也没有想太多紧了紧肩上的扁担就跑了过去。

  爷爷轻轻的推了一下门便把门打开了,走进去发现空荡荡的,透过后窗可以看到桃园里的桃子正在被雨水冲刷着。.

  现在桃子正在收获的季节,怎么会没有人看守果园呢,爷爷虽然觉得奇怪,但是也没有往其他方面想,只当是看守果园的人有事没有过来。

  外面的雨愈来愈大,爷爷觉得今晚回不去了便走过去躺倒了床上,可是他却不敢睡,因为这个庙会是连续三天的,自己还要回去装点盐巴明天继续赶集。

  就这样,爷爷睁着眼睛熬着夜,看着外面的雨呼啦啦的下着却没有一丁点的办法,这时原本开着的门咣当一声关住了。

  当时爷爷经常赶夜路,所以也没有太过害怕,以为是风太大把门给关上了,可是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让爷爷吓了一跳。

  “你回来了?”爷爷听到脚步声以为是看守果园的人回来了便急忙的问道。

  “唉,门有忘记关了,我这记性,我这就关上。”外面一个声音低沉的说道,然后就是一阵锁链响动的声响。

  “朋友,你别关门啊,我还在屋子里呢,你别关门啊。”爷爷听到锁门的声音就跑过去拉着门,可是门却从外面给锁上了。

  “有人嘛?有人嘛?有没有人啊?”爷爷在屋子里大喊大叫,可是回应他的确实雨水滴落在地上的声音。

  爷爷看门被锁上了就心惊胆战的睡了一夜,没睡一会就被村子里的鸡叫给吵醒了,揉了揉眼就走到门口喊了几声,可是却没有人回应。

  爷爷喊累了,正准备回去躺在床上等看守果园的人来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细微的脚步声,随后就是一阵感叹的声音,

  “咳咳,这才几天,竟然已经长草了,咳咳!”门外的老人感叹道。

  “爷爷,爷爷麻烦你开开门,我还在里面。”爷爷听着外面的声音忽然喊道。

  “谁,谁在里面。”外面的老人听到爷爷的声音显然被吓了一跳,透过窗户看到爷爷后才走了过来。

  “孩子,你怎么在这里面啊。”老人透过窗户对着里面的爷爷喊道。

  “爷爷,我是昨晚借宿这里的,当时这里没人,可是半夜的时候却被人给锁上了,你快点帮我打开。”

  “谁在胡闹啊,真……”屋外的老人说着突然不再说话,直勾勾的看着外面门上的那把锁。

  “是不是昨晚那个人以为我是小偷把我关在屋子里,等到白天的时候带人抓我啊,你告诉他误会我了,误会了。”爷爷以为昨晚那个人把自己当作小偷了便解释道。

  “这把锁是老王头的,可是他却在三个月前就死了啊,你等着,我去找他的儿子。”老人说完后就远去了。

  爷爷听到这句话仿佛晴天霹雳一般,老王头死了,那是谁把自己锁到屋子里了,难道是老王头的鬼魂?

  没过多久老人就带着一个小伙子打门了门,爷爷道谢后就离开了那间屋子,到家他也想不明白到底是谁锁上的门。

  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

  自从爷爷经历了这件事情就再也没有走过夜路,就算东西没有卖完也是早早的就收拾摊子回家了。


看故事大全,讲故事大全,读故事大全,请访问小故事网。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九十九只幸运星

    我今年二十二岁,在一家报社当记者,每天就是采访,写稿。晚...

  • 鬼尸婆婆【二十九】新的生活

    转眼间一年过去了,十四岁的许天保告别了疾病的困扰,可以过...

  • 女友的洗衣机

    商场里 一个漂亮小姐对他身边的男友说到:你知道在这个地方,...

  • 电台里的鬼故事

    张晓菲躺在床上戴着耳机玩着手机。天天动听里面的本地歌曲听...

  • 假发再生

    在商店前,一大堆中年妇女正站在打特价的货架面前争得头破血...

  • 猫的怨恨

    我本是一只流浪猫。为了生存我只得在街边的小吃摊上偷吃苟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