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小故事网,小故事大道理,小故事大全就在这里!

小故事_童话故事_睡前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塞尔和格莱托的童话故事

时间:2019-09-26 21:32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在一片大森林的附近,住着一个贫穷的樵夫和他的妻子及两个孩子。男孩叫汉塞尔,女孩叫格蕾特。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吃,也没有什么东西可吃。有一次,大地上发生了大饥荒,他连每
在一片大森林的附近,住着一个贫穷的樵夫和他的妻子及两个孩子。男孩叫汉塞尔,女孩叫格蕾特。他没有什么东西可吃,也没有什么东西可吃。有一次,大地上发生了大饥荒,他连每天的面包都买不到。晚上,当他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想着这件事时,他呻吟着对妻子说:“我们该怎么办呢?我们连自己的东西都没有了,怎么养活我们可怜的孩子呢?“我告诉你吧,丈夫,”妻子回答说,“明天一早我们就带孩子们到森林里去,那儿是森林最茂密的地方。我们要在那里为他们生一堆火,再给他们每人一片面包,然后我们就去干活,不去打扰他们。他们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我们会把他们赶走的。“不,老婆,”丈夫说,“我不会那么做的。我怎么忍心把孩子们一个人留在森林里?野兽很快就会来把它们撕成碎片。“啊,你这个傻瓜!”她说,“那么我们四个都得饿死,你不妨把木板刨平,装我们的棺材。”“可我还是为那些可怜的孩子们感到难过,”那人说。
 
两个孩子也饿得睡不着觉,听到继母对父亲说的话。格蕾特流着苦涩的眼泪,对汉塞尔说:“现在一切都结束了。“安静点,格蕾特,”汉塞尔说,“别难过,我很快就会找到办法帮助我们的。”当这对老夫妇睡着以后,他就站起来,穿上他的小外套,打开下面的门,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月亮明亮地照耀着,房子前面的白色鹅卵石像真正的银便士一样闪闪发光。汉塞尔弯下腰,把他能装进去的东西都塞进了上衣的小口袋里。然后他回去对格蕾特说:“放心吧,亲爱的小妹妹,平平安安地睡吧,上帝不会抛弃我们的。”天未亮、日头未出以先、妇人来叫醒两个孩子说、懒惰的人哪、起来罢。我们要到森林里去取木柴。她给了每个人一小块面包,说:“你们的晚餐有东西吃,但在这之前不要吃完,因为你们不会得到别的东西。”格蕾特把面包放在围裙下面,汉塞尔把鹅卵石放在口袋里。然后他们一起出发去森林。他们走了一小段时间后,韩赛尔站着不动,回望着房子,一遍又一遍地这样做。他的父亲说:“韩赛尔,你呆在后面看什么?注意,不要忘记如何使用你的腿。“啊,爸爸,”韩赛尔说,“我正看着我的小白猫,它正坐在屋顶上,想和我说再见。”妻子说:“傻瓜,那不是你的小猫,那是早晨照在烟囱上的太阳。”然而,汉塞尔并没有回头看那只猫,而是不停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白色的鹅卵石扔在路上。
 
当他们走到森林中央时,父亲说:“孩子们,现在你们堆些木柴,我来生一堆火,免得你们感到冷。汉瑟和葛丽特一起收集了一堆灌木,有一座小山那么高。柴火燃得很旺,农妇说:孩子们,现在你们躺到火边休息吧,我们到森林里去砍些柴来。等我们办完了,我们就回来把你接走。”
 
汉瑟和葛丽特坐在火炉旁,到了中午,他们每人都吃了一小块面包,当他们听到木斧的敲击声时,他们相信他们的父亲就在附近。然而,那不是斧头,而是一根树枝,他把它绑在一棵枯萎的树上,风吹来吹去。因为他们坐了很长时间,眼睛疲劳地闭上,很快就睡着了。当他们终于醒来时,天已经黑了。格莱托哭了起来,说:“我们现在怎么才能走出森林呢?韩赛尔安慰她说:“等一会儿,等月亮升起来,我们就会很快找到路了。”当满月升起的时候,韩赛尔牵着他的小妹妹的手,跟着那些闪闪发光的鹅卵石走,就像新铸造的银币一样,给他们指了路。
 
他们走了整整一夜,天亮时又回到他们父亲的家里。他们敲了敲门,当女人打开门,看到是汉瑟和格蕾特,她说:“你们这些淘气的孩子,为什么在森林里睡这么久?-我们以为你再也不会回来了!父亲却很高兴,因为把他们单独留下让他伤心欲绝。

没过多久,全国又发生了一次大饥荒,孩子们晚上听到母亲对父亲说:“又吃完了,我们只剩半个面包了,就这么完了。孩子们必须走了,我们要把他们带到树林里去,这样他们就找不到路了。没有其他方法可以拯救我们自己!那人的心情很沉重,他想:“你还是和孩子们一起吃最后一口吧。”然而,女人什么也不听,只是责备他。第一次让步后,他又不得不第二次让步。
 
然而,孩子们仍然醒着,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当老人们都睡着了,韩赛尔又站了起来,想像以前一样出去捡鹅卵石,但是那个女人把门锁上了,韩赛尔出不去了。尽管如此,他还是安慰妹妹说:“别哭了,格蕾特,安静地睡吧,仁慈的上帝会帮助我们的。”
 
清早有妇人来,把孩子们从床上抱起来。他们的那片面包给了他们,但还是比以前小了。在进入森林的路上,汉塞尔在口袋里捏碎了他的面包,经常一动不动地站着,把一小块面包扔到地上。“汉塞尔,你为什么停下来看看周围?”父亲说,“说吧。“我正看着我的小鸽子,它正坐在屋顶上,想和我说再见,”韩赛尔回答。“傻瓜!女人说,“那不是你的小鸽子,那是早晨的阳光照在烟囱上。”韩赛尔把所有的面包屑都扔在了路上。
 
女人把孩子们带到了森林深处,他们从来没有到过那里。这时,又生起了一堆旺火,母亲说:“孩子们,就坐在这儿吧。你们累了,可以睡一会儿。我们要到森林里去砍柴,晚上干完活,我们就来把你接走。到了中午,格蕾特和汉塞尔分享了她的面包,汉塞尔把他的面包撒在了路上。然后他们就睡着了,夜幕降临了,但是没有一个人来看这些可怜的孩子。他们一直等到天黑才醒来,韩赛尔安慰妹妹说:“格蕾特,等月亮升起来的时候,我们就会看到我撒的面包屑,它们会指引我们回家的路。”当月亮出来的时候,他们出发了,但是他们没有发现面包屑,因为在树林和田野里飞来飞去的成千上万的鸟把面包屑都捡了起来。汉塞尔对格蕾特说:“我们很快就会找到路的。”但是他们没有找到。他们走了整整一夜,第二天从早到晚也走了整整一天,但是他们没有走出森林,而且非常饿,因为除了地上长着的两三颗浆果,他们什么也没有吃。他们累得腿都抬不动了,就躺在树下睡着了。
 
他们离开父亲家已经有三个早晨了。他们又开始走了,但是他们总是走到森林的深处,如果不尽快得到帮助,他们一定会死于饥饿和疲劳。正午时分,他们看到一只美丽的雪白的小鸟坐在一根大树枝上,它唱得那么动听,以至于他们静静地站在那里听着。歌一唱完,它就展开翅膀,在他们前面飞走了。他们跟着它,一直走到一座小房子跟前。当他们走近那所小房子时,他们看到它是用面包做的,上面盖着蛋糕,但是窗户是用清糖做的。“我们会着手去做的,”韩赛尔说,“好好吃顿饭。我会吃一点屋顶,而你格蕾特,可以吃一些窗户,它会尝起来很甜。汉塞尔把手伸到上面,掰下一小块屋顶,试着尝一下味道。格蕾特靠在窗户上,啃着窗玻璃。接着,客厅里传来一个柔和的声音:
 
“啃,啃咬,
 
谁在啃我的小房子?”
 
孩子们回答说:
 
“风,风,
 
与生俱来的风,

他们继续吃着,没有打扰到自己。汉塞尔喜欢屋顶的味道,他把屋顶的一大块拆掉了,格蕾特把一块圆形窗玻璃全部推开,坐下来,尽情地享受着。突然,门开了,一个像山一样老的女人拄着拐杖爬了出来。汉瑟和葛丽特吓得把手里的东西都掉了下来。老太婆点点头说:“啊,你们这些可爱的孩子,谁把你们带到这儿来的?请进来,和我呆在一起。你不会受到伤害的。她拉着他们的手,领他们进了她的小房子。然后他们面前摆上了美味的食物,牛奶和煎饼,还有糖、苹果和坚果。后来,两张漂亮的小床上铺着干净的白床单,汉瑟和葛丽特躺在床上,以为自己到了天堂。
 
老妇人只是假装很善良;她实际上是一个恶毒的巫婆,她埋伏着等待孩子们,只是为了引诱他们到那里去,才用面包盖了一个小房子。有一个孩子落在她手里,她就把孩子杀了,煮了吃,那是她的大筵席。女巫有一双红眼睛,看不见远,但是她们有一种像野兽一样的敏锐的气味,当人类走近时,她们能感觉到。当韩赛尔和葛丽特来到她的邻居时,她恶意地笑着,嘲笑地说:“我有他们,他们再也逃不掉我了!第二天一大早,孩子们还没有醒过来,她就已经起床了。当她看到他们两个都睡着了,而且看上去那么漂亮的时候,她自言自语地说:“这一口可真好吃!然后她用干瘪的手抓住汉塞尔,把他带到一个小马厩里,把他锁在一扇格栅门后。不管他怎么尖叫,也无济于事。然后她走到格蕾特跟前,把她摇醒,叫道:“起床,懒东西,去打点水来,给你哥哥做点好吃的,他在外面的马厩里,要变胖了。当他胖了,我要吃他。格蕾特伤心地哭了起来,但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因为她不得不照坏女巫的吩咐去做。
 
现在最好的食物是为可怜的汉塞尔做的,但是格蕾特什么也没有得到,只有蟹壳。每天早晨,这个女人都爬到小马厩里,叫道:“韩赛尔,伸出你的手指,让我看看你是不是很快就会变胖。”然而,韩赛尔却向她伸出了一小块骨头,那个眼睛昏花的老妇人看不见,以为是韩赛尔的手指,她很惊讶没有办法让他长胖。四个星期过去了,韩赛尔仍然很瘦,她很不耐烦,再也等不下去了。“好了,好了,格蕾特,”她对那姑娘叫道,“起来,拿点水来。不管韩赛尔是胖是瘦,明天我都要杀了他,把他煮了。“啊,当可怜的小妹妹去打水的时候,她哭得多么伤心啊!“亲爱的上帝,帮帮我们吧,”她叫道。“如果森林里的野兽把我们吃了,我们无论如何也会一起死去。“别出声,”老太太说,“这对你一点帮助也没有。”
 
一大早,格蕾特就得出去把坩埚和水挂在一起,生起火来。“我们先烤吧,”老妇人说,“我已经把炉子烧热了,面团也揉好了。她把可怜的格蕾特推到炉子边,炉子里已经冒出了火苗。“爬进去,”女巫说,“看看炉子是不是烧热了,我们好把面包放进去。格蕾特一进去,她就想把炉子关上,让她在里面烤,然后她也要把她吃掉。但是格蕾特看出了她的心思,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怎么进去?“傻鹅,”老妇人说。“门够大的;听着,我能进去!她蹑手蹑脚地走过去,把头伸进炉子里。然后葛丽特推了她一把,把她推得很远,关上了铁门,拴上了门闩。哦!接着她开始惨叫起来,可是格蕾特跑掉了,那个不信神的女巫被活活烧死了。
 
格蕾特闪电般跑向汉塞尔,打开他的小马厩,喊道:“汉塞尔,我们得救了!老巫婆死了!门一开,韩赛尔就像小鸟一样从笼子里跳了出来。他们是多么高兴啊!他们互相拥抱,跳舞,接吻!因为他们不再害怕她了,他们走进女巫的房子,每个角落都有装满珍珠和珠宝的箱子。“这些比鹅卵石好得多!”汉塞尔说着,把能装进去的东西都塞进了口袋。格蕾特说:“我也要带点东西回家。”“但是现在我们必须走了,”汉塞尔说,“这样我们才能离开女巫的森林。”

他们走了两个小时,来到一大片水域。“我们过不去,”汉塞尔说,“我没看见脚踏板,也没看见桥。“那儿也没有渡船,”格蕾特回答,“但有一只白鸭子在那儿游泳,如果我问她,她会帮我们过去的。”然后她叫道:
 
“小鸭子,小鸭子,你看见了吗,
 
汉瑟和葛丽特在等你吗?
 
看不到任何木板或桥,
 
让我们在你洁白的背上走过。”
 
鸭子走到他们面前,汉斯坐在它的背上,告诉他的妹妹坐在他旁边。“不,”格蕾特回答,“那对小鸭子来说太重了。她将带我们一个接一个地过去。这只善良的小鸭子照做了。当他们安全渡过森林,走了一小段时间后,他们对森林似乎越来越熟悉了,最后他们从远处看到了他们父亲的房子。然后他们开始跑,冲进客厅,扑到他们父亲的脖子上。自从他把孩子们留在森林里以后,他从来没有过一个快乐的时刻。然而,那个女人已经死了。格蕾特把围裙里的东西都倒了出来,直到珍珠和宝石在房间里飞来飞去。韩赛尔从口袋里一把接一把地往外扔,想再加一把。所有的焦虑都结束了,他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我的故事讲完了,那里跑着一只老鼠;无论谁抓住它,都可以用它做一顶大皮帽。


看故事会,讲故事会,读故事会,请访问小故事网。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