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小故事网,小故事大道理,小故事大全就在这里!

小故事_童话故事_睡前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故事 >

当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为了支持农场工人而停止

时间:2019-10-22 21:07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在20世纪60年代末,葡萄吸引了全国的注意力,但不是以一种好的方式。 在墨西哥裔美国民权活动人士查维斯(Cesar Chavez)的带领下,新组织起来的农场工人要求美国人抵制这种受欢迎的加
 
在20世纪60年代末,葡萄吸引了全国的注意力,但不是以一种好的方式。
 
在墨西哥裔美国民权活动人士查维斯(Cesar Chavez)的带领下,新组织起来的农场工人要求美国人抵制这种受欢迎的加州水果,因为农业工人被迫忍受微薄的工资和恶劣的工作条件。采葡萄工人使用非暴力手段,如游行和绝食抗议,使他们的困境成为全国民权对话的一部分。这需要时间,但他们的努力得到了回报:1970年,在所谓的德拉诺葡萄罢工五年后,农场工人赢得了一份承诺提高工资和福利的合同。几年后,他们的努力促成了1975年通过的《加州农业劳动关系法》(California Agricultural Labor Relations Act),该法确立了全州农民的集体议价能力。
 
尽管查韦斯被授予国家纪念碑、邮票和三个国家法定假日,但他并不是推动变革的唯一因素。甚至是领头的那个。更确切地说,是美籍菲裔组织者拉里?伊特梁(Larry Itliong)在1965年9月领导了一群美籍菲裔葡萄工人举行了第一次罢工。
 
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历史学教授马特加西亚(Matt Garcia)说,“菲律宾人要比墨西哥裔美国农场工人激进得多”。加西亚著有《从胜利的下巴:塞萨尔查韦斯(Cesar Chavez)和农场工人运动的胜利与悲剧》(From The Jaws of Victory: The Triumph and Tragedy of Cesar Chavez and The farm workers Movement)一书。“他们像激光一样聚焦,并决定要迫使这个问题得到解决。”
 
到底是谁发起了德拉诺葡萄罢工?
 
加州中部圣华金河谷的农场工人主要来自两个群体:墨西哥裔美国人和菲律宾裔美国人。但是,虽然他们在同一领域从事着同样的工作,但他们通过非常不同的途径进入了加州的农业行业。
 
第一次菲律宾移民潮发生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根据Dawn Mabalon所著的《小马尼拉在心中》一书,1920年至1929年间,有3.1万多菲律宾人来到加州,其中许多人是为了寻找农业工作。大多数人来自菲律宾农村地区,他们卖掉了农场动物、农作物和一小块土地,以便为7000多英里的横渡太平洋之旅提供资金。
 
作为一个群体,他们90%以上是男性。由于加州的反通婚法禁止异族通婚,许多在美国定居的菲律宾男性仍然单身。这些法律最终在1948年被修改,但在德拉诺葡萄罢工的黎明时分,很多来自那一波菲律宾裔美国移民(通常被称为“Manongs”,翻译过来就是“哥哥们”)的人没有结婚。他们已经五六十岁了,仍然单身,住在集体农场的营房里。
 
罗杰·加迪亚诺(Roger Gadiano)现年72岁,是菲律宾裔美国人,上世纪60年代在德拉诺长大。
 
加迪亚诺说:“当时只有不到一打。“我都认识。”
 
由于许多未婚男性劳工在地理上不受家庭和家庭的限制,菲律宾移民工人每年都能跨越广阔的地域,从阿拉斯加的三文鱼罐头店到华盛顿的苹果园,再到加州的葡萄收成,一个季节又一个季节地跳跃着。
 
加西亚说,他们不断的迁徙让菲律宾人有机会看到他们在不同环境下的劳动,也让他们比流动程度相对较低的墨西哥劳工更能看到有组织劳工的力量。加西亚说:“他们看到了将自己从工作场所的压迫中解放出来的可能性。”他们看到了不同的道路。加西亚说,相比之下,更有根基的墨西哥裔美国农民“被打倒了,并与他们与生俱来的压迫结构作斗争”。
 
1966年,胡里奥·埃尔南德斯(左)、拉里·伊特里昂(中)和凯撒·查韦斯(右)在旧金山的韦尔加日游行上。
 
由于菲律宾人口正在老龄化,他们的病人也越来越少——他们需要立即加薪、退休福利和医疗保健。加迪亚诺说:“当发生罢工时,马南人愿意参加。“当你在一个房间里住了20年左右,看不到什么未来时,一点点加薪和一些福利会有所帮助……马南夫妇的心态是:任何东西都比我们现在拥有的好。”
 
他们有一个有远见卓识的领袖拉里·伊特良。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他帮助在阿拉斯加组织了一个罐头工人工会,在加利福尼亚州的萨利纳斯领导了生菜罢工,在斯托克顿组织了芦笋罢工。
 
1965年9月,他在德拉诺的葡萄园引发了这场运动。
 
根据纪录片《德拉诺·马侬斯》(Delano Manongs)的说法,塞萨尔·查韦斯(Cesar Chavez)在1965年9月的罢工中被发现时并不知情。Itliong要求查维兹(查维兹是一群墨西哥裔美国农场工人的领袖)指示他的工人也罢工。查韦斯犹豫了,他告诉Itliong,他还需要两到三年的时间来组织工会,然后他的农场工人才能举行罢工。Itliong反驳说,如果墨西哥裔美国农场工人破坏了菲律宾人组织的罢工,菲律宾裔美国农场工人稍后会把同样的东西送给墨西哥裔美国人作为报复。
 
查韦斯承认,两个组织联合起来,罢工开始了。
 
为什么会发生德拉诺葡萄罢工? 
加西亚说,德拉诺罢工的灵感来自于1965年5月发生在科切拉山谷的一次类似的菲律宾裔美国农场工人罢工的成功。在那里,一个由itliong领导的菲律宾裔美国移民工人团体要求每小时加薪0.15美元。
 
罢工持续了一个星期。种植者满足了要求。加西亚说:“那是成功的第一次脸红。
 
罢工纠察队聚集在葡萄田边缘,敦促工人参加罢工。“Huelga”这个词在西班牙语中是罢工的意思。
 
仅仅三个月后,许多同样的菲律宾裔美国农场工人就去了加利福尼亚的德拉诺参加秋收。在科切拉的胜利鼓舞了他们,他们再次出击。但据加迪亚诺说,德拉诺葡萄罢工一开始,难民营的形势就变得严峻起来。“当时的情况很糟糕,”他说。“一些难民营正在关闭。他们(种植者)把他们打得很惨,切断了供水。”
 
双方都威胁要诉诸暴力。加迪亚诺说,当他的堂兄试图越过警戒线到田里干活时,罢工的工人会向他扔石头。“它真的很丑,”加迪亚诺说。
工人们从罢工和抵制中得到了什么? 
德拉诺葡萄罢工最终成功了。经过5年的漫长岁月,种植者们签署了一份合同,向农场工人做出了重大让步,包括加薪、医疗保险和农药安全保护。但很多福利都让墨西哥裔美国劳工获得了不成比例的好处。由于集体讨价还价而设立的招聘大厅,对永久居民(如墨西哥人)的青睐超过了季节性工人(如菲律宾人)。
 
受够了工会的领导,伊特梁1971年从用友党辞职。
  
加西亚说:“最终,拉里可能应该成为工会的主席。”
 
“这很痛苦,”加迪亚诺说。“塞萨尔是受人尊敬的。而令人遗憾的是拉里•伊特梁(Larry Itliong)和马侬一家的角色在历史上已被淡化为无足轻重的角色。但是我们开始了一场非常积极的运动。它不仅帮助了加利福尼亚的农场工人,也帮助了美国各地的农民。人们会忘记。”


看历史故事,讲历史故事,读历史故事,请访问小故事网。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